联盟 > 品牌联盟 > 联盟动态

王永:熬着不一定伟大,但伟大都是熬出来的

日期:2022-03-29  浏览:6451  来源:品牌联盟网

  这次有机会随嘉宾派到合肥,走进老乡鸡、阳光电源、科大讯飞和国盾量子4家企业访学,很有收获。除老乡鸡之外,其他三家都是高科技上市企业,三家企业的创业时间大部分都在20年左右,时间最短的国盾量子成立也有十几年的时间,他们都“熬”成了卓越的公司,并正阔步走在成为伟大公司的路上。

  

1.png

  王永和2020中国十大品牌年度人物、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(左)

  这四家企业中有三家早已登录A股资本市场,老乡鸡也即将完成IPO,他们都在各自的赛道上熬了相当长的时间。其中阳光电源这家公司在最近两年股价翻了20倍,市值最高时超过2,600亿,目前市值高达1,700亿。科大讯飞上市的时候,股价也长期徘徊在三四十亿,后来熬到了人工智能的风口,目前市值涨到了1,100亿。国盾量子去年完成IPO,上市的第1天,股票涨幅超过1000%,曾视为科创板上市涨幅纪录的保持者,现在股价回归到100亿左右。我坚信只要能熬下去,应勇同学的国盾量子一定能等到市值千亿的那一天。

  显而易见,这几家企业的创始人也都是“熬”的高手。从这几家企业的访学中获益很多,我重点分享一下在阳光电源的访学心得和收获。

  做大靠资本,做强靠品牌,做久靠文化。作为安徽首富,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先生说,光伏产业每5年就是一个周期,他已经熬过了5个周期,对股价的涨涨跌跌早已心如止水。作为一个科学家,他没有跟我们讲技术,也没有跟我们讲产品,而是为我们系统地分享了《企业文化》,在我看来,他对企业文化的理解完全不亚于一位行业专家。

  曹仁贤先生认为使命就是企业存在的理由,愿景就是企业长期的目标和形象,价值观就是指导企业的信念和实践。他认为企业文化包括历史沿革、创始人的经历和风格、初次成功的体会、长期积累形成的习惯等,是核心管理团队互相妥协平衡的结果。对于企业文化的传播,他列出了6个部分,包括英雄人物、文化故事、礼仪仪式、文化网络、流程渗透和亚文化管理。企业文化塑造的过程包括落地、措施、实践、深化、评估、变革。他认为领导力就是让别人跟随你的能力。他还为同学们推荐了《第5项修炼》《新企业文化》《组织文化与领导力》《企业文化生存与变革指南》《公司精神》《企业文化》《情商》《承诺》等一系列企业文化的书籍,非常有指导意义。

  还有同学乐观估计,阳光电源未来的市值有望达到一万亿。当然也有同学比较谨慎,认为现在1,700亿的市值已经比较高了,可能会回落到1,000亿左右。无论是1,000亿,还是10,000亿,阳光电源都已经“熬”成了一家令人尊敬的公司,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

  在回答我的提问时,曹仁贤先生系统地阐述了他对品牌建设的理解。作为一个工业品牌,阳光电源非常重视品牌建设。他认为,工业品牌的投入产出比一点都不比消费品牌低,阳光电源的商标已经在全球160多个国家进行了注册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阳光电源的品牌价值现在已经接近500亿,充分说明阳光电源对品牌建设的重视和取得的丰硕成果。

  曹仁贤先生关于创新的理解也得到了很多同学的认同,他提出“低成本创新”的概念,他认为企业创新需要聚焦和洞察,产品的可靠性是设计出来的,而不是测试出来的。大多数科技公司的研发经费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浪费的,问题是没有人知道哪一部分是浪费的。所以,管理者的任务就是用科学的方法,在不影响创新积极性的前提下,尽量减少浪费。

  还有一点印象深刻的,就是曹仁贤先生对行业终局的判断力和学习能力。目前,光伏能源在总能源的占比大约只有4%,风能占到5%,非化石能源加起来只有16%。曹仁贤先生对行业发展趋势的预判非常清晰,他认为到2050年,光伏能源的占比将达到60%;到2070年,光伏能源的占比将达到100%。他还和大家分享了他和一位自称为“碳女王”的女士交流的过程,通过分析自己从看不懂到主动沟通并且信服的全过程,告诉大家要不断地学习,尤其是创始人一定要紧跟行业发展的步伐,不断更新甚至迭代自己的知识体系。

  曹仁贤先生还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,比如他在谈到发红包的时候,说接受者往往是“在推搡的过程中欣然接受”,很有画面感。还说他和一位企业高管去拜访客户时,对方“贼头贼脑地从门缝里偷窥”的事,说明行为准则的重要性。他认为进入一个新的行业,平均的赚钱周期都在7年左右,“7年之痒”都能熬过,基本也就稳定了,那些当年投资当年就赚钱的行业,要么壁垒太低做不大,要么竞争者太多做不长。

  从曹仁贤先生的授课中,我深切地感受到,优秀的企业文化是“熬”出来的,卓越的企业家也是“熬”出来的,伟大的企业更是“熬”出来的。

  科大讯飞的CFO段大为先生是从三一重工空降的,但很显然他已经完全融入了科大讯飞的科学家文化,他给我们分享了“底层代码>中间层>应用层>功能和扩展性”的思考逻辑,他认为一个企业的底层代码就是创始人的企业家精神,然后是企业文化,再到技术创新,产品产业的应用,最后才是管理。

  在谈到企业家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时,他列举了三个例子:汇源果汁董事长朱新礼说汇源是他养的猪,所以他想把汇源卖给可口可乐,只是很遗憾错过了最佳时机。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说联想是他的命,所以,当联想出现问题的时候,已经卸任的他义无反顾地再次出山,力挽狂澜。而刘庆峰说科大讯飞是他的孩子,既然是孩子就一定要长大,就一定要独立,纵有万般不舍,最后也一定要放手。或许这种把企业当成孩子的心态,更能够帮助公司做大做强,更利于公司的传承和可持续发展。

  很显然,科大讯飞也是“熬”出来的。科大讯飞成立20多年来,业务发展也经历了语言合成、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三个阶段,就算上市以后也熬了很多年,才迎来AI人工智能时代的风口,成长为一家千亿市值公司。

  周日(2月27日)下午的“互撕”和“反思”环节,同学们的讨论更是让我获益颇丰。尤其是大家关于赛道的讨论,这正是我一直纠结的地方。大家一致认为,虽然赛道一开始看起来有宽窄、深浅、长短之分,但赛道的形态也是动态变化的。很多赛道,一开始都很窄,坚持的越久,机会就越多,选择就越多,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。有些路,一开始很窄,熬着熬着就变宽了,比如电梯广告和人工智能。有些路,一开始很宽,熬着熬着就变窄了,甚至走到了尽头,比如寻呼机和在线教育。

  是呀,熬着不一定伟大,但伟大一定是熬出来的。那么到底该如何熬?这次访学的四家企业都在告诉我们一个答案:那就是坚守,并在坚守中不断创新。

  我创办的品牌联盟(北京)咨询股份公司已经在品牌设计、品牌活动、品牌教育和品牌咨询领域里深耕了26年,中国品牌节也已成功连续举办了15届,品牌联盟研学中心已经培养了2687名BMBA(Brand-MBA)学员,成为中国管理咨询机构50强第16位。此外,在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(CIPRA)发布的2020年中国公关传播行业榜单中,品牌联盟以164.02百万元的营收列位财富榜第16名、利润榜第8名。虽然品牌联盟在业界小有名气,也有一定的行业地位,但我很苦恼公司规模一直做不大,看着朋友们的公司市值百亿、千亿,难免有落差。上次在正威集团和王文银董事长交流时,他的一句“男怕入错行”一度让我怀疑是不是需要另辟蹊径……

  通过这次合肥访学,我更加坚定了我在品牌咨询领域里深耕细作的决心!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,中国品牌建设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,中国品牌在全球的影响力也一定会越来越大,品牌建设这个赛道也会越来越宽,越来越长。关键是我们必须要练出能在这个赛道上持续领跑的真功夫。

  既然决定要“熬”,那么就要静下心来,做时间的朋友,找到属于自己的杀手锏,建立并不断夯实自己的护城河!同学们,让我们携手共进,与时俱进,一起坚守,“熬”出成功,“熬”出伟大!

  (▲ 作者系品牌联盟董事长、品牌联盟研学中心院长、香港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)

网站声明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品牌联盟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 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,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,我们会立即处理!投诉电话:010-51581866转网络部